推广 热搜:

嘴上不明说,但是字里行间举手投足,会时不时有歉意流露出来

   日期:2021-01-13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我不会告诉你,我是那样的想你。医生爷爷奶奶家有个大院子,老两口种了很多树。不是花不是草,是树。袖珍型的小香樟,小铁树,
  我不会告诉你,我是那样的想你。

    医生爷爷奶奶家有个大院子,老两口种了很多树。不是花不是草,是树。袖珍型的小香樟,小铁树,小腊梅。午后,老两口并排坐在阳台上一起晒太阳。看着他们的背影,想到几十年后,倘若我和顾魏也能够这样,手挽手,互相絮絮叨叨,那是多么好。

    我曾经问过顾魏,如果不是我,那么会是谁。

    顾魏想了想说,可能会找个同行,医生或者医院的行政人员。

    我恶行恶状地问为什么。他说,年龄逐渐大了,父母也会急,自己没有充足的时间去经营一段恋爱,所以,应该会接受父母或同事介绍一个同单位或同圈子的人。找个医生,不会嫌他上班忙。找个行政人员,就有个人能多偏顾家里一点。然后两个人中规中矩地熟悉,恋爱,结婚,生子,过日子。

    他说得很平淡。

    我可以想象他和另一个白大褂在一起时微笑的样子。我不会矫情地评论那是不是爱情,因为,如果不是顾魏,我或许也会在同圈子找一个别人眼中合适的对象,面对同样的婚恋过程。同一工作系统内的恋人,由于工作性质和内容的相似性,总是比跨系统的恋人更能理解对方。

    我看着他的眼睛,想象他现在面对我的眼神和面对他“可能女友”的眼神会有什么不同。顾魏安静地任我盯着他看。他在我面前一向安然而坦诚。

    “我要是当初也学医,这会儿我们孩子都能打酱油了。啊,白白浪费这么多年。”

    顾魏莞尔:“那我们俩估计一个月才能见一面,太忙了。”

    我捏捏他的耳垂:“你当初要是不忙,我就找不到你了。”

    顾魏一直觉得医生是个非常不适合恋爱的职业,疲倦,忙碌,不自由。他非常努力地想弥补这些不足,嘴上不明说,但是字里行间举手投足,会时不时有歉意流露出来。过去的三年,他一开始的靠近,到后来的犹豫,再到之后的笃定和努力,我都看在眼里,看得我无端地心疼。

    我连忙转移话题:“医生,你上学的时候语文和英语哪个好?”

    顾魏想了想:“英语吧。”

    两个悲剧的理科生……

    “那——以后孩子拿回来的语文试卷成绩太难看,我是训还是不训啊?不训吧说不过去,训吧他这基因不好。嗯,这么着吧,以后所有日常管理我来,思想工作我也能做,打屁股这种暴力事件还是等你回来吧,咱们俩先分下工……”

    顾魏笑得低沉:“你又转移话题。”

    2012年的元宵节,我留在X市和顾魏的家人一起过节。

    晚饭前,顾魏去卧室叫奶奶。一分钟后,房间里传来他的喊声:“校校!打120!”

    那天晚上,我们在医院度过。

    影像科主任一张张翻过CT扫描图,最后什么也没说,拍了拍顾魏的胳膊。顾魏看着屏幕上那张片子,不动也不说话,良久之后,点头道了声谢。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,但是等到真正到来的那天,他依旧觉得“胸口闷”。

    相比顾魏,爷爷反倒沉着许多。两周后,他握着奶奶的手:“我们回家吧?”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