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用不合法规的权力来实现法律公正,实在是有点讽刺

   日期:2021-02-01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韩云的举动明显是冲着障隆来的,但障隆没有明显的动作,反而频频向韩云示好。尽管和他同党的人参奏过韩云几次,他却没表现出半分
 韩云的举动明显是冲着障隆来的,但障隆没有明显的动作,反而频频向韩云示好。尽管和他同党的人参奏过韩云几次,他却没表现出半分恶意。按理来说,清正司负责监督官员,民告官或官告官都应是障隆治下责任,韩云几乎可说是越权,障隆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。甚至有人参奏韩云,韩云让他调查自己,他都说不必:小司寇清名满天下,哪里需要查证,定是诬陷。韩云自己倒是对这种说法很生气,她说凡是权力都应被制约,她的名声如何,和她是否违法无关。
  然而障隆的说法很合助露峰的心思,助露峰对韩云的宠信可说满朝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关于他二人的传言沸沸扬扬。韩云尽量不去在意,有的说得实在难听,她也只是转身不听。她心中也的的确确有些明白,自己现在之所以能够安然坐在这个位置上,说白了都是因为助露峰对自己的莫明看重。而这种看重,很大程度上可能不是因为她的能力。韩云在执法的时候,自己也常常会心虚:用不合法规的权力来实现法律公正,实在是有点讽刺。可,谁叫这个世界是君权社会呢?还是勿庸置疑的君权。麒麟选择,就是“君权天赋”。
  最让她又气又笑的是居然有她和永栩的传言,硬说她和永栩之间不清不楚。永栩是麒麟啊!虽然他是麒,性别为男性体,但在她看来,实在没有他是男人的感觉。十七八岁少年的外表,七八岁孩童的内心。孩子无法给别人性别感,她只能看到他清澈明亮的眼,想不起任何情爱。
  纳嘉曾经旁敲侧击于韩云的感情归向,答案是被韩云拿起厚厚的卷宗敲她的头,让她专心点。韩云身边人手不足——对抗清正司和朝中很多官员毕竟是一件危险差事,也不能大张旗鼓,只能挑少数人来做——纳嘉也便成了打下手的。她对韩云的崇拜几乎到了无药可救的程度,她在审理艾罗的案子的时候所言所为让纳嘉泪水不断。从落影姐姐死去之后,她心中一直郁结的苦终于能够发泄出来。
  “这只是个开头。”韩云说,“你哥哥的案子总会把所有的人都牵扯进来的,纳嘉,这是一连串,提起一个就会揪出一群,你怕不怕?”
  纳嘉摇头:“我不怕。”
  “如果揪到上层呢?”
  “障隆?我们不是本来就在揪他么?”
  “我是说……主上……”韩云低下声音,“如果先让法条失去力量的人是主上,你会怎么办?”
  纳嘉惊跳:“怎么会?主上是王啊!是得了天道的人!”
  “可天道未必永远在他身上。”韩云轻轻道,“而且,天道,又是什么呢?为什么这个世界一定要有王的存在呢?麒麟凭什么代表老天选择统领一方百姓的人?凭了什么?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